梦回天阙

紫屋魔恋

都市生活

1风雨危现 太阳虽是很大,连顶上那繁茂的枝叶,都似挡不住火热的阳光一般,日光掩映之 ...

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-AA+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

             

第二十五章

梦回天阙 by 紫屋魔恋

2018-9-1 06:01

  等到元真子的手滑到了她身下,轻轻地顶住玉真子的圆臀,让玉真子柔顺地微挺纤腰,好让元真子褪去玉真子的亵裤时,玉真子这才发觉,自己肉体的反应,竟是如此直接而强烈,体内的冲动早已烧到了顶点,偏偏此时的玉真子已完全赤裸,元真子又控住了她的腰,不让她再有逃脱的机会,玉真子只羞的双手掩脸,娇躯害羞的颤抖着,玉腿紧紧地合了起来,再不肯分。

  这也难怪玉真子,虽说她原先是那般主动鼓起勇气,连药茶都一口饮尽,像是对献身这事儿再没有任何顾忌,但她终究是正道中人,又是女孩子家,何况面对的又是自己朝思暮想、心心念念的元真子,体内虽有着无比强烈的冲动,但要她外表上摆出任何主动姿态,那可就难煞了她。

  现在的玉真子心中只恨,为什么赵平予用上的淫药效果那么差劲,竟没能将她的神智完全湮灭,反而让玉真子如此神智清楚地,任由元真子款款爱怜,偏偏体内不住涌起的感觉又那么好、那么奇妙,不知何时起,她的亵裤之中已是一片水乡泽国,元真子发颤的手才一褪去玉真子的最后一道防线,玉腿微启之间,那贲张的浪花已鼓涌而出,登时沾湿了元真子的整只手,连床褥都在浪花奔腾之间,湿了好大一块,更别说她的圆臀玉腿之间,此刻被濡湿成什么诱人模样了。

  「师兄…」

  「唔…好香喔…玉真…妳真的好香…」

  「别…别说了…唔…」

  来到了此处,两人都已心知,这是最后关头了,玉真子只觉浑身上下充满了紧张,也不知流传久矣的破瓜之疼,到底会疼到什么程度,若不是体内那沸腾的药力,已经热辣到让玉真子再也无法自制,加上元真子方才的温柔疼惜,已经彻底褪去了玉真子体内的矜持,令她娇躯酥软火热,再也没力气去阻挡住元真子的入侵,只怕心中充满疼惜,不敢用力的元真子,还真不知如何分开玉真子的玉腿,在她娇痴不依的呻吟声中,让她贲张湿滑的幽谷,完完全全地暴露出来呢!

  微微地咬着牙,玉真子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,差点儿就要忍受不住叫出声来,她当真是完全没有想到,幽谷里头头一次被男人开拓的时候,会是这么样似疼痛难挨又似渴望无比的感受。

  虽说年纪已有三十过半,但玉真子洁身自爱,仍是守身如玉的处子之身,别说和男人上床了,就连今儿个被师兄这样抱扶、这般怜爱,也是从没有过的经验,更别说是承受男人的入侵了,她事先虽猜得到,一般传言的破瓜之疼绝非无的放矢,那头一次的体验,多半是痛楚多过欢悦,即便有赵平予提供的药力助兴,也难让她享受,却没想到当真经受之时,竟是如此痛楚难挨。

  明明元真子心存怜惜,强抑着满腔的本能冲动,不敢妄为,只是顺着玉真子谷口处的湿润,一点一点逐步滑入,他的推送已可说是很轻很慢的了,玉真子也感受得到,元真子的动作万般怜惜,生怕一个用力就弄伤了她,那动作已可说是最轻最柔的了,可当她的幽谷头一回被男人的阳物突入,窄紧的蜜壁终于被男人撑开来的时候,玉真子仍是娇弱不胜,疼的差点没当场哭出来。

  那滋味不仅是被撑开的疼而已,还涵带着百般异感,复杂到亲身承受的玉真子自己,都不知该如何形容才好。随着元真子轻扶着她带汗的纤腰,轻轻推入,玉真子除了感觉自己幽谷里头被轻轻慢慢地拓了开来外,还有他的热度,那热处就好像能将玉真子的幽谷灼烧起来似的,玉真子原以为自己体内的火热已热到了极点,却没想到一被元真子插入,那热度竟立刻烫着了她。

  幸好他的阳物虽烫热如刀,但因着方才元真子的百般疼惜,玉真子幽谷里羞人至极地津液充盈,勉强还能容得下他的推送,加上随着元真子缓慢的动作,还不时止下来待她适应,肌肤相亲之中,那股火热也一点一点地感染了玉真子,像是和她的欲火彼此鼓动一般,愈烧愈热,慢慢地像波浪般,将玉真子的痛楚和不适一点一点地拂了去,那痛楚彷佛化做了麻痒酥酸一般,不一会儿已经重拾起玉真子那肉欲的冲动,让玉真子窄紧的蜜壁娇柔地贴紧了他,彷佛本身带着生命般在元真子的阳物上头亲蜜爱怜,以那泛滥的津液浸润着他,无言地鼓舞着元真子继续进入。

  虽是从无经验,元真子抑着那火热焦燥的心,拚命地放缓了动作,好给这疼惜无比的师妹最好最舒服的感受,他发挥了无比的耐心,等到玉真子神情舒缓了,才轻轻地再推送了几下,突地两人同时身子一窒,动作登时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,元真子只觉自己似已顶到了什么阻碍,而玉真子呢?此刻的她终于睁开了眼,目中水光晶莹,含着无比柔情蜜意,真是醉人至极。

  「好师妹…已经…已经顶到了…」

  「嗯…」娇甜地嗯了一声,玉真子柔情似水的目光,像是要将满怀情火都烧给师兄一般,一双纤手更是娇羞地扶上了他的腰,鼓舞着他的进侵,娇躯无力地在他身下颤抖着,彷佛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儿既害羞又期待,「师兄…进…进来吧…玉真的贞操和清白…就…就全交给你了…」

  「会…会不会疼…」

  「不…不会…没关系的…」任元真子心疼地吻去她眼角的泪水,玉真子害羞地微微一笑,「玉真喜…喜欢这样…因为…因为得到玉真的贞洁的…就是师兄你啊…玉真会…会忍着…只要师兄想要就…就好…玉真都会高兴的…」

  紧紧地咬住了唇,玉真子疼的差点要咬出血来,原本充满了火热情欲的表情登时扭曲,也不知她到底花费了多少力气,才把已经到口里的那声哭喊给压了下来。即便是以元真子的温柔,即便是破去处女膜的动作也不敢太用力,只是深深慢慢地抵了进去,但在破瓜的那一瞬间,无边的痛楚仍是强烈无比地袭卷了玉真子全身,痛的她全身都蜷曲起来,手足冰凉,连原本满布着火热晕红的颊上和额上都满布冷汗,幽谷里更是冒着疼,紧紧吸附住元真子已经全盘顶入的阳物。

  此刻的玉真子差点想求元真子退出来,但她一来渴望着元真子留在体内,那渴望比之肉体的痛楚更要强烈,带给了玉真子无比的勇气;二来她也知道,若是此时忍不住疼,叫了出来,以元真子对她的疼惜怜爱,只怕不会想再来一次,那之前所受的痛楚和不适,岂非功亏一篑?因此玉真子忍着疼,一声都不肯叫出来,虽说娇躯紧贴着他,好暂停元真子的动作,却没有其他任何不适的表示,她只是苦忍着,承受着那股火热的异感直捣心窝的感觉,慢慢地等到习惯。

  看玉真子这般痛楚忍耐的神情,元真子心中真是百般难受,他既想要任由本能操控,一下接着一下开垦玉真子的胴体,体内有一种冲动,正待在玉真子身上发抒;但心中对玉真子的无边情思,止住了元真子本能的强烈冲动,让元真子停下了动作,一边承受着玉真子幽谷里头紧紧吸附上来那紧窄的啜吸妙感,阳物上头又似被紧咬的难受,又似被挤得舒服无比,他一边低下头来,温柔地吻在玉真子皱起的眉上,耐心地在玉真子的脸蛋上头,印下了一个接着一个温柔的吻。

分享给朋友

把本文推荐给朋友或其他网站上,有用户注册将增加您在本站积分:1金币 1推广点 ,新用户发帖,您还能得到20个金币,TA购买了VIP,您还能得到25%的rmb奖励 >> ->详情点击

上一页

热门书评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