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回天阙

紫屋魔恋

都市生活

1风雨危现 太阳虽是很大,连顶上那繁茂的枝叶,都似挡不住火热的阳光一般,日光掩映之 ...

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-AA+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

             

第二十八章

梦回天阙 by 紫屋魔恋

2018-9-1 06:01

  慢慢地走进了厨房里头,赵平予正在锅炉前头转来转去,忙得不亦乐乎,旁边的柴堆低了不少,几个灶全都用上了,上头正热腾腾地冒着气,这几道好料似乎都已经到了快可出炉的地步。

  看到这情形,绛仙思绪一转,不由得佩服起赵平予来,没想到连做菜一道,他都如此精通、如此用心,做菜最重要就是趁热食用,无论什么好菜,除非是特别的菜肴,否则若是等冷了,可都不会好吃到那儿去。

  厨房里头的事情一向繁重,加上绛雪太皮,到了这儿只有帮倒忙的份,绛仙又得照顾着这皮到难以想象的妹子,以致于向来作菜都是由玉真子亲力亲为,她又不惯一次处理太多东西,因此她们吃的菜向来都是一道一道上,虽说用尽心力保温,但到三人同到桌边时,总也从热变温了,风味难免有影响;但从赵平予来了之后,虽说君子远庖厨,但他偶尔也会到厨房去,帮玉真子几回忙,就连一向大剌剌的绛雪也感觉得到,从赵平予来了之后,连菜都变得好吃了些呢!

  这一回的事关乎赵平予的将来,他虽是用心良善,但所用的手段实在太邪,也难保元真子会不会用上门规处置,也怪不得赵平予要施尽浑身解数,把这几道菜弄到可以同时上桌,热腾腾的好入口,好让元真子吃的开心之下,就不会有太多火气用来对付他,这小子的用心可真是深呢!

  虽是如此,不过现在的赵平予也真是疲累不堪了,要让菜好吃就得同时上桌,到上桌前的一刻,那种忙劲可真不是笔墨所可形容的;加上现在又有绛雪在一旁『帮忙』,这顽皮的小姑娘不帮还好,给她一帮之下,赵平予简直是一个头两个大,绛雪虽不至于笨手笨脚,却是搞问题的专家,向来不进厨房的她简直是来制造麻烦的,加上还不时偷尝个两口好菜,偏偏绛雪虽年纪比赵平予还小,却是师姐,赵平予身为师弟,再怎么样也不敢多口,只有拚命收拾善后的份儿。

  「好了,绛雪,别帮倒忙了,让姐姐来吧!平予,由绛仙来帮忙,总是比较好吧!」

  「是啊,师姐。」

  看绛雪听得扮起了鬼脸,像是生起气来一般,赵平予不由得微微一笑,反向她吐了吐舌头。说句实话,在厨房里头忙了这么久,偏偏又给绛雪明帮忙暗胡闹的,就算是赵平予久历江湖,修养算得上不错,到现在也不由得不火上心头,难免要在不经意之下,给绛雪一点儿颜色瞧瞧。

  「好嘛!反正我就只会帮倒忙!」

  「别气了,听姐姐的话,把这些端过去吧!」

  有绛仙帮忙,总算是来了帮手,好不容易缓下了手,赵平予喘了一口气,但就在三人忙里忙外,好不容易把餐具东西都安排好了,正等着要去请师父师伯用饭的时候,赵平予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「啊!」的一声大叫,脸上表情张口结舌的,就好像这一叫,会弄出什么大事儿一般,绛仙可是头一回在赵平予那张麻子脸上,看到这么慌张的神情。

  「怎么了?」

  「我惨了,这下可惨了…」像是失了魂一般,偏偏已经出去请玉真子元真子的绛雪已经跑远了,想叫也叫不回来,赵平予紧张的双手连搓,绛仙叫了半天,才算把他的神给叫了回来。

  「怎么啦?」

  「是…是昨儿个的药…」赵平予深吸了口气,像个就要被拉到刑场的死囚一般,连声音都弱了不少。

  「昨…昨天的药…是…是那『优谷昙』的花粉…」绛仙的脸儿也红了,一提到『优谷昙』这几个字,她就不由自主地想到,那天她和绛雪在水池里头的难得体验,是那么的羞人,偏又舒服快乐无比,真的好想再尝一回。

  尤其麻烦的,是那回奇妙的体验过后,那甜美而不可告人的欲望,似乎已经在绛仙的体内生了根,昨天她虽是溜回了房里去,没敢去偷窥师父和师伯的好事,但心下对玉真子和元真子在床上会有什么行动,这怀春少女可是幻想得很多呢!加上明知那种羞人之事难于启口,但绛雪偏偏还是缠黏着她,硬是撩她的话头想头,让她俩的心不由自主地飘到了玉真子房里去。

  光想倒是还好,更严重的是,随着心中不禁驰想着师父和师伯在床上行云布雨的诸般姿态,绛仙的身体竟不由得起了当日的反应,那种难以言喻的需求,虽没有后来被『金带围』咬到时那般火热难挨,却也差点让绛仙再受不了,心里的冲动差点要让她在床上和绛雪再玩上一回。

  偏偏那事乃是男女间的羞人之事,原先是因为不知道其中关键,两女才弄得下手,但后来听赵平予说过之后,再怎么样,绛仙也不敢再和妹妹搞上一回,只能背着绛雪睡下,咬紧银牙,苦忍着那种干渴的感觉,被玉腿夹住的手掌掌缘不住轻轻摩挲,浅拂却无法阻遏心中渴望,反似火上加油,偏偏却又不敢翻身去寻求甘霖的滋润。而背后的绛雪似乎也是一样,竟反常地沉默下来,也不主动撩绛仙的话头,自顾自地睡着了,两人竟就这样难得的硬挨了一夜,连话都对不上。

  「那…那药有…有什么不好的…绛仙也…也经过…很有效啊…师父…师父身上一定…一定也很…很舒服的…」

  「不是这样…」虽说绛仙被那『优谷昙』三字撩的芳心乱跳、小鹿乱撞,连话都说不清楚了,声音也软了下去,但赵平予心中有事,也顾不得绛仙这反常的表现了,「我到刚刚才想起来,『优谷昙』的花粉虽极有催情之效,但却必须接触肌肤才有良效,如果…如果用口服的话…」

  「会…会怎么样…」

  「效果会弱上很多…」搔了搔头,赵平予当真是紧张了起来,呼吸急促、汗水直流不说,背上满满的都是冷汗,偏又不知该怎么办才好,「要是师姑以为那药效力很好,弄得太…太过纵放…不知道…不知道师父会不会弄痛师姑…要是师姑伤到的话…那师父可就饶我不过了…」

  「应该…应该不会怎样的…」想到昨夜的种种苦忍,虽然难受,也不知弄了多久才睡下,到现在精神还不怎么好,裙内虽经早起清洗,还是有些儿湿黏感留在身上,但不知怎么着,那种煎熬的感觉如今想来,在绛仙心中竟有些儿意犹未尽的味道,虽不敢宣之于口,心中却颇有股再回那温泉去,和绛雪试上一回的冲动,不由得在颊上飞起了两朵艳丽的红云,益增媚意。

  不过现在可不是她害羞的时候,难得看到平日端庄沉稳的赵平予这样手足无措的模样,若换了绛雪在此,只怕也不会想到什么其他事,只会愈看愈有趣,多半还要出言抢白他几句。谁教赵平予入门虽晚,年纪却要比她姐妹大上少许,阅历也多些,平日沉着的像块石头,绛雪若在他面前顽皮,多半像是一拳打进了棉花里头,虚不受力,空荡荡的一点儿趣味也没有,皮到后来总只有摸摸鼻子走开的份儿,就连绛仙自己,遇上了赵平予那张毫无表情的脸,心里也松弛不下来。

分享给朋友

把本文推荐给朋友或其他网站上,有用户注册将增加您在本站积分:1金币 1推广点 ,新用户发帖,您还能得到20个金币,TA购买了VIP,您还能得到25%的rmb奖励 >> ->详情点击

上一页

热门书评

返回顶部